顾贞观(1637-1714)清代文学家。原名华文,字远平、华峰,亦作华封,号梁汾,江苏无锡人。明末东林党人顾宪成四世孙。康熙五年举人,擢秘书院典籍。曾馆纳兰相国家,与相国子纳兰性德交契,康熙二十三年致仕,读书终老。贞观工诗文,词名尤着,着有《弹指词》、《积书岩集》等。顾贞观与陈维嵩、朱彝尊并称明末清初“词家三绝”,同时又与纳兰性德、曹贞吉共享“京华三绝”之誉。 ►顾贞观的诗文全集

惊世友情

  清顺治十五年(1658),其好友吴兆骞因科场舞弊案被株连而流放宁古塔(今黑龙江宁安)。顾贞观好友吴兆骞被遣送到黑龙江戍边时,顾贞观为好友蒙受不白之冤感到怨痛,立下“必归季子”的誓言。但这个案件是顺治皇帝所亲定,康熙皇帝并无昭雪之意,当顾贞观接到吴兆骞从戍边寄来一信时,才知吴在戍边的苦况:“塞外苦寒,四时冰雪,鸣镝呼风,哀笳带血,一身飘寄,双鬓渐星。妇复多病,一男两女,藜藿不充,回念老母,茕然在堂,迢递关河,归省无日……”。时顾贞观在北京,作《金缕曲》词两首赠之,哀怨情深,被称为“千古绝调”。

  顾贞观读信后,凄伤流泪,深知身居绝塞的好友再经不起风霜雨雪的摧残,救友生还已到刻不容缓之时了。顾贞观没有忘记“乌头马角终相救”的许诺,请求纳兰性德在明珠面前为吴说情。当他了解到朝廷中有一些身居要职的官员,如苏州的宋德宜,昆山的徐乾学等,过去与吴都有过交往,因而连日奔走于这些权贵之门,希望他们顾念旧情,能为营救吴兆骞助一臂之力,谁知人情淡薄,世态炎凉,这些已飞黄腾达的士林隽秀根本不愿为人解难,顾贞观一筹莫展百感交集,于是挥笔写下了《金缕曲》二首,作为给吴兆骞的复信,其中第一首写道:

  “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维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泪痕莫滴牛衣透,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够?此似红颜多命薄,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终相救,置此札,兄怀袖。” 二阕《金缕曲》,对患难之友、“悲之深,慰之至”,丁宁告戒,无一字不从肺腑中流出。这种忠贞生死之谊,至情之作。所以被人传诵为“赎命词”,成为清词中的压卷之作。 后吴兆骞被释归来,到明珠府上拜谢,在一间屋内自壁上,见到题字:“顾梁汾为松陵才子吴汉槎屈膝处”,方知顾贞观为他的生还竭尽了心力。

  康熙十五年,大学士明珠慕顾贞观的才名,聘其为子纳兰性德授课。纳兰性德亦为清初着名词人,二人遂成忘年交。康熙十七年清廷开“博学鸿词科”网罗汉族士大夫。着名文人学者朱彝尊陈维崧严绳孙姜宸英等人都被荐至京,会试中式任翰林院检讨等职。顾贞观、纳兰性德与他们经常聚会,吟咏唱和,促进了清初词坛的兴盛。顾贞观在京期间,还为纳兰性德编订了《饮水词》集。

顾贞观的诗文

廿年江左知名士。羡门第、才华如此。论交吾亦空馀子,端为吾兄屈指。

风流那觉韶光驶。一笑掇、人间青紫。英雄儿女神仙事,种种于君芥耳。

深深月胁容谁鉴。惊喜见,纯全璞。截断紫云天一角。

冰丝姌袅,尚如神女,细雨含风络。

若教并玉真成珏。抟粉凝脂暗中摸。汲古那嫌修绠弱。

辘轳双绾,桔槔千转,备写临池乐。

蘅芜梦冷惜分襟,橘浦饷愁深。断雁西风当日,晓莺残月而今。

临邛久客,茂陵多病,特地关心。天与一般才思,不成两处消沉。

趁西风、捣衣声急,江关倦客愁绝。何况夜来,寒重和砧也歇。

荒鸡叫落一天霜,独雁催沉三更月。欲掩残编,只应无奈,酒醒时节。

芦帘此际悲咽。便鞋儿梦好,待归方说。频呵素手,剪刀停对垂红泪。

灯花结、料不成眠,且倚薰笼,冷灰重拨。

几行归雁,共征帆落向,暮烟丛里。野戍潮平霜叶下,簇簇蒹葭深舣。

酒旆微青,渔灯乍黑,未散沙洲市。当垆一笑,满头黄菊旖旎。

又是急鼓频催,低篷欲掩,转凄迷乡思。谁与孤眠欹枕说,妾梦不离江水。

慈姥滩寒,望夫矶暝,相对针鱼嘴。断魂今夜,风鬟两鬓千里。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