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庆寺距阊门四五里而遥,地僻而鲜居人,其西南及北,皆为平野。岁癸未、甲申间,秀水朱竹垞先生赁僧房数间,着书于此。先生旧太史,有名声,又为巡抚宋公重客,宋公时时造焉。于是苏之人士以大府重客故,载酒来访者不绝,而慧庆玉兰之名,一时大着。

  玉兰在佛殿下,凡二株,高数丈,盖二百年物。花开时,茂密繁多,望之如雪。虎丘亦有玉兰一株,为人所称。虎丘繁华之地,游人杂沓,花易得名,其实不及慧庆远甚。然非朱先生以太史而为重客,则慧庆之玉兰,竟未有知者。久之,先生去,寺门昼闭,无复有人为看花来者。

  余寓舍距慧庆一里许,岁丁亥春二月,余昼闲无事,独行野外,因叩门而入。时玉兰方开,茂密如曩时。余叹花之开谢,自有其时,其气机各适其所自然,原与人世无涉,不以人之知不知而为盛衰也。今虎丘之玉兰,意象渐衰,而在慧庆者如故,亦以见虚名之不足恃,而幽潜者之可久也。花虽微,而物理有可感者,故记之。

穷达皆由命,何劳发叹声。
但知行好事,莫要问前程。
冬去冰须泮,春来草自生。
请君观此理,天道甚分明。

哲理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哲理

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

哲理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人之为学有难易乎?学之,则难者亦易矣;不学,则易者亦难矣。

  吾资之昏,不逮人也,吾材之庸,不逮人也;旦旦而学之,久而不怠焉,迄乎成,而亦不知其昏与庸也。吾资之聪,倍人也,吾材之敏,倍人也;屏弃而不用,其与昏与庸无以异也。圣人之道,卒于鲁也传之。然则昏庸聪敏之用,岂有常哉?

  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其一富。贫者语于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富者曰:“子何恃而往?”曰:“吾一瓶一钵足矣。”富者曰:“吾数年来欲买舟而下,犹未能也。子何恃而往!”越明年,贫者自南海还,以告富者,富者有惭色。

  西蜀之去南海,不知几千里也,僧富者不能至而贫者至焉。人之立志,顾不如蜀鄙之僧哉?是故聪与敏,可恃而不可恃也;自恃其聪与敏而不学者,自败者也。昏与庸,可限而不可限也;不自限其昏与庸,而力学不倦者,自力者也。

有医者, 自称善外科。一裨将阵回,中流矢,深入膜,延使治。乃持并州剪,剪去矢官,跪而请酬。裨将曰:“镞在膜内须亟治。”医曰:“此内科之事,不意并责我。”裨将曰:“呜呼,世直有如是欺诈之徒。”

  北人生而不识菱者,仕于南方,席上啖菱,并壳入口。或曰:“食菱须去壳。”其人自护所短,曰:“我非不知,并壳者,欲以去热也。”问者曰:“北土亦有此物否?”答曰:“前山后山,何地不有?”

  夫菱生于水而非土产,此坐强不知以为知也。

  近塞上之人,有善术者,马无故亡而入胡。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数月,其马将胡骏马而归。人皆贺之,其父曰:“此何遽不能为祸乎?”家富良马,其子好骑,堕而折其髀。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一年,胡人大入塞,丁壮者引弦而战。近塞之人,死者十九。此独以跛之故,父子相保。

  古人铸鉴,鉴大则平,鉴小则凸。凡鉴凹则照人面大,凸则照人面小。小鉴不能全视人面,故令微凸,收人面令小,则鉴虽小而能全纳人面。仍复量鉴之小大,增损高下,常令人面与鉴大小相若。此工之巧智,后人不能造。比得古鉴,皆刮磨令平,此师旷所以伤知音也。

  世有透光鉴,鉴背有铭文,凡二十字,字极古,莫能读。以鉴承日光,则背文及二 十字皆透,在屋壁上了了分明。人有原其理,以谓铸时薄处先冷,唯背文上差厚后冷,而铜缩多。文虽在背,而鉴面隐然有迹,所以于光中现。予观之,理诚如是。然余家有三鉴,又见他家所藏,皆是一样,文画铭字无纤异者,形制甚古。唯此鉴光透,其他鉴虽至薄者,皆莫能透。意古人别自有术 。

哲理故事

  明万历中,钱若赓守临江,有异政。有乡人持一鹅入市,寄店中后他往。还,索鹅,店主赖之,云:“群鹅我鹅也。”乡人不平,讼于官。公令人取店中鹅,计四只,各以一纸,给笔砚,分四处,令其供状。人莫不讶之。食顷,使人问鹅供不?答曰:“未。”又顷,下堂视之,曰:“状已供矣。”手指一鹅曰:“此乡人鹅。”众人怪之,守曰:“乡人鹅食草,粪色青;店鹅食谷粟,粪色黄。”店主服罪。

哲理故事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世人若被明日累,春去秋来老将至。(若 一作:苦)
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
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版本一 钱鹤滩)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日日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世人皆被明日累,明日无穷老将至。
晨昏滚滚水东流,今古悠悠日西坠。
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版本二 文嘉)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五十之年,忽焉已至。公为始满,融又过二。海内知识,零落殆尽,惟会稽盛孝章尚存。其人困于孙氏,妻孥湮没,单孑独立,孤危愁苦。若使忧能伤人,此子不得复永年矣! 

  《春秋传》曰:“诸侯有相灭亡者,桓公不能救,则桓公耻之。”今孝章,实丈夫之雄也,天下谈士,依以扬声,而身不免于幽絷,命不期于旦夕,是吾祖不当复论损益之友,而朱穆所以绝交也。公诚能驰一介之使,加咫尺之书,则孝章可致,友道可弘矣。 

  今之少年,喜谤前辈,或能讥评孝章。孝章要为有天下大名,九牧之人,所共称叹。燕君市骏马之骨,非欲以骋道里,乃当以招绝足也。惟公匡复汉室,宗社将绝,又能正之。正之之术,实须得贤。珠玉无胫而自至者,以人好之也,况贤者之有足乎!昭王筑台以尊郭隗,隗虽小才,而逢大遇,竟能发明主之至心,故乐毅自魏往,剧辛自赵往,邹衍自齐往。向使郭隗倒悬而王不解,临溺而王不拯,则士亦将高翔远引,莫有北首燕路者矣。凡所称引,自公所知,而复有云者,欲公崇笃斯义也。因表不悉。

哲理故事

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
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

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
清晖能娱人,游子憺忘归。
出谷日尚早,入舟阳已微。
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
芰荷迭映蔚,蒲稗相因依。
披拂趋南径,愉悦偃东扉。
虑澹物自轻,意惬理无违。
寄言摄生客,试用此道推。

君不见长安城北渭桥边,枯木横槎卧古田。
昔日含红复含紫,常时留雾亦留烟。
春景春风花似雪,香车玉舆恒阗咽。
若个游人不竞襻,若个倡家不来折。
倡家宝袜蛟龙帔,公子银鞍千万骑。
黄莺一向花娇春,两两三三将子戏。
千尺长条百尺枝,丹桂青榆相蔽亏。
珊瑚叶上鸳鸯鸟,凤凰巢里雏鹓儿。
巢倾枝折凤归去,条枯叶落狂风吹。
一朝零落无人问,万古摧残君炬知?
人生贵贱无终始,倏忽须臾难久恃。
谁家能驻西山日?谁家能堰东流水?
汉家陵树满秦川,行来行去尺哀怜。
自昔公卿二千石,咸拟荣华一万年。
不见朱唇将白貌,惟闻素棘与黄泉。
金貂有时须换酒,玉尘但摇莫计钱。
寄言坐客神仙署,一生一死交情处。
苍龙阙下君不来,白鹤山前我应去。
云间海上邈难期,赤心会合在何时?
但愿尧年一百万,长作巢由也不辞!

哲理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
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
酌酒以自宽,举杯断绝歌路难。
心非木石岂无感?吞声踯躅不敢言。

世事短如春梦,人情薄似秋云。不须计较苦劳心,万事原来有命。
幸遇三杯酒好,况逢一朵花新。片时欢笑且相亲,明日阴晴未定。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子犹瓶矣。观瓶之居,居井之眉。处高临深,动而近危。酒醪不入口,臧水满怀。不得左右,牵于纆徽。一旦叀碍,为瓽所轠。身提黄泉,骨肉为泥。自用如此,不如鸱夷。

  鸱夷滑稽,腹大如壶。尽日盛酒,人复借酤。常为国器,讬于属车。出入两宫,经营公家。由是言之,酒何过乎?

世人结交须黄金,黄金不多交不深。
纵令然诺暂相许,终是悠悠行路心。

友情哲理

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
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幽人归独卧,滞虑洗孤清。
持此谢高鸟,因之传远情。
日夕怀空意,人谁感至精?
飞沈理自隔,何所慰吾诚?

孤鸿海上来,池潢不敢顾。
侧见双翠鸟,巢在三珠树。
矫矫珍木巅,得无金丸惧?
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恶。
今我游冥冥,弋者何所慕!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

  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哲理故事

推荐

诗词

赠言 七夕节 月亮 少妇 写海 乐器 道士 除夕 追悼 别情 思国 艺妓 回信 艳情 豪强 送别 看花 借古讽今 苦痛 悠闲 贬谪 游子 赠别 歌颂 哲理 乡愁 忧国 军队 乐府 月光 自白 写竹 祈祷 碑记 古诗十九首 送葬 花落 思亲 以景结情 悲秋 友谊 相思 秋风 悲愤 祭奠 怀古伤心 种树 菊花 政治 文集 集句 自传 童年 杂剧 评论 望远 相逢 爱人 暮色 宫人 叙旧 小学古诗 奏疏 过年 鬼魂 伤感 家乡 怅惘 食物 宗教 碑文 豪情 艳词 秋雨 典故 记事 游赏 抚今追昔 悲剧 遭遇 伤怀 厌倦 黄河 盼春 自由 渔家 漂泊 幽怨 国事 思恋 归家 关塞 歌咏 汤圆 忧国忧民 哀愁 舞蹈 归隐 喝酒 借景抒情 抒请 婚恋 时光 故人 小说 身世 同僚 安慰 托物言志 散心 写羊 咏叹 伤今追昔 闲居 怜惜 歌妓 客愁 学习 江南 劳动 传说 写画 居民 写鼠 饥荒 颂扬 狩猎 古体 伤今 离别 山水 朋党 古文观止 沙漠 惜时 离思 新婚 序文 爱国 解释 思念 赋税 寓事 植物 雨夜 少女 亡妻 邀请 美学 春景 记梦 暮春 他乡 抒愤 珍惜 悼亡 羁旅 悲痛 竞渡 追思 复仇 写塔 对月 客人 亲友 寒食节 隐喻 归乡 怜悯 禅隐 母亲 志向 水乡 战乱 和诗 长江 原野 社会 重逢 友情 亡国 惭愧 向往 怀春 题诗 大自然 农民 景点 仕途 夏天 渴望 隐士 悲苦 劝慰 景物 地名 抒己 胞弟 吊古伤今 演奏 江河 军人 推崇 秋天 失意 应制 旅客 叶梦得 怀今 桃花 胸襟 寒夜 儿歌 无题 人格 时事 辞赋精选 故事 中秋 建筑 祝贺 叙述 舒怀 蝴蝶 祝酒 荷塘 关心 戍边 依恋 待客 秋游 悼忆 述志 赋别 留念 杨柳 君臣 墓志铭 书法 惆怅 祈雨 言怀 拟人 凄凉 伤情 送人 追忆 礼教 丰收 君主 忠贞 弃妇 兄妹 宋词精选 祝寿 初中文言文 写水 写柳 田园 乡情 怨恨 忧伤 劝诫 叙事 男子 赏月 悲愁 回忆 志士 别离 恨别 思友 同情 乘船 南方 楚辞 牡丹 战士 愤懑 杯古 愉悦 洞庭湖 写景 悲伤 景色 慰勉 托物咏志 道德 敬爱 抚昔伤今 惜别 檄文 纪游 游记 现实 船夫 宴游 端午 河豚 高中古诗 博彩bet356黑网

作者

金鸣凤 曾瑞 杨佥判 张公乂 张煌言 敖英 边瀹慈 葛秀英 赵三麒 陈潜夫 傅垣 杨兴宗 李珏 薛师鲁 赵庆熹 徐田 叶枢 顾瑛 陈东 杨锡绂 谢涛 张众甫 万承苍 壶韬 谭岳 王竞 严廷中 朱超 释善果 陈韡 陈维岳 黄云 林承芳 杜周士 陈兴宗 张宰 宋景卫 吴之选 黄晟元 黄昭 王敔 晁公溯 王毓德 虞似良 叶俊杰 李荫 王宠 冷应澄 郑钢 姜宸英 吴雯华 杨希元 范元作 区宇瞻 鱼又玄 漆璘 刘元刚 陆岫芬 朱美英 徐岳 许缵曾 岳映斗 卢文纪 李唐 沈与求 徐珂 陈道 晁子东 沈尹默 赵思诚 侯运盛 戴镐 徐樾 孔夷 包韫珍 俞玚 方观承 陈乙 王庭筠 田艺蘅 冷士嵋 李华 李虚己 岳东瞻 王安上 吴懋清 朱松 陆嵩 宋至 蒋薰 夏熙臣 张鹏飞 陈长庆 郑翰谟 梁运昌 丘夫人 颜延之 马叙伦 陈埴 黄大受 梁亿钟 吴顺之 傅伯成 刘天谊 何汝健 刘永叔 陈朝龙 许碏 谢懋 屠季 周朴 高骈 黄忏华 屠茝佩 吴琚 刘三才 吴芳权 左逢圣 岑毓 项霁 佟绍弼 游化 顾起经 本白 萧德宣 任克溥 刘伯翁 周天球 广利寺僧 叶肇梓 王中孚 赵似祖 张湄 封孟绅 范穆 黄河澄 易元矩 陈乐光 贺遂亮 朱咸庆 许浑 许岷 高启 程浚 简知遇 方日升 武衍 叶庆桪 黄序 芮麟 胡士莹 殷誉庆 黄干 谢维藩 汤思退 叶大年 王以敏 李宣龚 李学曾 吴充 陶正中 陈培 高濲 邵迎 尤和鸣 周杭 叶世佺 吴说 孙宝仁 贺贻孙 高德裔 刘大纲 赵大经 李彦弼 田有年 孙桐生 蓝方 汪天与 陶迁 陈周礼 胡南 陈克 刘晏 东野沛然 杜挚 甄彬 谢郓 林仰 谢景温 张道渥 宇文虚中 杜诏 区元晋 曹廉锷 李忠鲠 黄汉章 郑叔明 丁佩玉 陈世昌 董以宁 释今无 朱福田 朱京 孔祥淑 曾孝宗 吴献 林启泰 孙蕙 王毓岱 吴有定 黄缵 许彬 张僖 陈训正 廉建中 金綎 薛昭纬 顾佐 王贽 哑女 高承埏 梁锡珩 李伯良 江涛 王衍梅 吴白涵 吴锡麒 傅权 谢良辅 王奇士 王楠 李康成 黄廷璧 周元范 梁宝 王仙媛 周贺 徐柯 吴文溥 李芳 洪炳文 行溗 项佩 崔宗之 李兆龄 吴纬炳 尹鹗 许景迂 陈登 钟振 李正辞 曹于汴 傅燮詷 郑珞 张濯 雷渊 彭肇洙 如满 张藻 律然 张殷衡 钱廷文 邱履程 释净全 程晋芳 张玄超 安祥 宋晋 严澄华 李辅 戴晟 郑名卿 李时可 陈锐 刘少奇 珙禅师 田从典 廖衡 柳伯达 单锡 杨宾言 都贶 张方 陶模 丁讽 杨奂 牵秀 彭洋中 李思悦 周宣猷 尹英图 邵咏 黎遵指 程之鵔 任兰枝 姚觐元 李绍宗 郭邦彦 姜宸熙 周锡溥 更多>>

推荐

古籍